幻灯片1
国内就诊篇
编辑:admin    来源:东洋医疗    时间:2014-06-10 10:00:29    浏览:1418次
    回国的这次拍CT的经历,让我想起来了6年前的那个让我们家难忘的中秋节。
    2008年,正是老公事业处于爬坡期的时候,工作上事情不断,短时间高强度的出差,频繁发生的各种事情,让他疲于应对的同时,感觉到肝部总是不舒服。
    说一生气上火肝部就有疼痛感,那种感觉还一直不消,不疼了也有种发木的感觉。
    肝是非常重要的器官,这我们都知道的,要是肝不好,那可是大事,所以我们就决定在9月14号的一大早,不吃不喝的去医院检查一下。
    到的是星海的医大二院,我们一大早7点半左右就去了,先挂的是急诊,医生看了一下说,你这种情况应该挂平诊到专科去好好查查一下。说的我们心神不定的,就上了4楼。
    这一天是中秋节,医生是值班的状态,连专家诊都没有,就随便挂了一个平诊,等了一会,是一个40岁左右的头发直直的很有气质的女太夫给我们看得,把这段时间老公的状态告诉她,她说的话我基本都听不懂,声音又小又含糊的。给我们开了一个验血转氨酶和一个B超的单子。
    在等老公去做B超的时候,在外面的我心神不定的,因为好像做的时间有点长。
    老公出来了,脸色不好,说是大夫在他肝部看了挺长时间,说他肝上有东西,不知道是什么。
    拿到了B超报告书,上面写的有一个1.9cm乘1.8cm的阴影,建议进一步作检查。
    拿着单子回去找大夫,“嗯,做个CT看看吧,有没有感染过肝炎什么的?查查吧,我们都担心有恶性的可能。”是那种特凝重的说话方式。
    恶性的?谁都知道恶性的就是癌了呗。老公就没有得过什么肝炎阿,既然怀疑那就看看吧,又开单子化验肝工和CT。做完了这些东西,结果大多要下午3点30以后才出来。我自己跑到大夫那,问问到底有没有什么事。
    那个时候的心情就好像要到世界末日,眼泪好几次都是马上要掉下来了。但我只能忍着,我知道压力最大,最怕的是老公,这个时候我必须坚强,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,我必须要勇敢的面对一切,承担一切。
    大夫什么有意义的话也没有说,只说要等结果。现在的大夫都这样吗?没有了仪器的检查什么病也诊断不了了吗?
    从医院回来,我和老公故作轻松的说着什么,但更多的时候,我什么也不愿说,不想说。只想静静的那么呆着。
    下午和老公去了趟恒山寺。
    衡山寺是我们经常去的。没事的时候我们愿意过去喂喂金鱼什么的。那天我们直奔的山上,进了香,拜了佛。
    我其实没做什么,只是在一边静静的看着老公,有点矛盾,有点悲哀。我们才35岁,就会这样病倒吗?回国4年我们这么努力做的这些在疾病面前有什么意义吗?虽然我心里一直很固执的认为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,但我真的很害怕。
    从恒山寺去医院的途中已经接到了家里很多人的电话,大家都很是担心,老公公和我妈都在医院等着了。到了医院下了车,我急冲到了一楼的CT室,拿到了结果,上面写的是右肝叶1.9乘1.8厘米密度增大,建议作加强CT,诊断为,“肝损伤?”。
    看到结果的那一瞬间我想到的是,太好了,不是什么癌,然后就乐颠颠地上四楼去拿血的结果,但再想想,其实这是没有诊断出来才这么写的,刚刚好起来的心情又阴暗了下来。
    血的报告都没有什么问题,这让我们都好过了一些,因为作为常识我们也知道,如果真是肝癌的话,血象不可能什么也体现不出来的。
    但拿着报告去问大夫,大夫说,血象没有什么问题,一般来说没有什么事,但如果一万个人当中有一个人有问题了,这个又让我们堂上了,就不好了,有条件的话,就做个核磁共振吧。
    哎,话说到这个份上,就是没条件,我们也得做啊。
    另外,还有一个结果要15号才能出来,那个结果就是如果是肝癌的话,是早期,中期还是晚期的一个诊断,大夫说那个结果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   没办法,我们就回家了,要过中秋节阿。家里来了不少的人,人多了热闹,时间过得也快,但我们好像并没有什么心情。这中秋节过的。
    15号,周一,是我们第7年的结婚纪念日,还是在担惊受怕中度过的。
    周一是我最忙的时间,15号又正好单位发工资,我是忙上加忙,干什么都有点神不守舍的感觉。好在下午4点给老公打电话那个查什么期癌的结果是正常的。能放下点心了。但我们还是决定去做核磁共振。
    周二一大早,大姑姐找的人,我们去了长春路医院。真是人满为患阿。三天的假期让医院很多的检查都做不了,也让很多人都这一天来到的医院,这里简直比菜市场还热闹。
    找人,开单子,排队挂号,楼上楼下的交钱,拿药,最后排号,做个核磁共振很贵也麻烦。
    下午3点,和老公,拉着大姑姐一起去的医院。先打针,然后进去等。大姑姐认识人她跟着进去了,我自己在外面等。看着外面的这些人,我越发觉得难过,外面的这些人,要不就年纪很大,要不就是被人抬过来的,要不就是什么得了什么癌,切除了进行检查的。怎么看也没有我们这个年龄的。
    快4点了,老公好不容易出来了。好顿被折磨得感觉,说是耳朵震的都快听不到东西了,胳膊上打的东西,把胳膊打得也很疼。大姑姐没出来,在那找人问。一会又跑出来问我要上次的CT片子。

    我们俩越等心理越没底,如果没事应该是一会就出来的,这么久不出来,是不是有什么事啊?到底怎么回事啊?

    我安慰老公,是不是把单子就给打出来了,时间长阿,但心里真是很不安,很害怕。

    大姑姐出来了,笑嘻嘻的,说什么也没有。
    什么也没有是什么意思啊?!
    原来核磁共振就没看到这个地方有什么阴影,所以才要CT片子对比,在那儿的大夫又怕看错了把片子传给了他们的主任,主任很有权威的说了,那个阴影就是一个正常的组织,叫肝导。
    这就是让我们全家担惊受怕了3天的结果,挨了两针,拍了B超,CT,核磁共振的结果。我以为自己能喜极而泣,但我却平静的连自己都吃惊。
    经历了这件事,也让我们想了很多。人的欲望越大,也许失去的也越多。我们在得到的同时,失去的东西也许更多,包括健康。现在是一场虚惊,但如果是真的,不知道我们会如何面对。
    珍爱生命,珍爱家人,珍爱自己,并不只是喊喊口号,在经历了这个特殊的中秋节,结婚纪念日了之后,我想我会一点点努力去做的。
技术支持: 天津网站建设网络公司
天津软件公司